阳光在线开户:第25章:土穰细流

阳光在线开户 作者: 四月妖

也是那一晚,总归让她觉得,要在演艺圈混却必须找个靠山的话,这人一定就是他了。

她回身的时候,继续去望这间跟他完全不搭配的套房。他那样的人,怎么会在这样的地方买下这样一套房?

只是一瞬,裴淼心立时在脑海中搜寻,她就记得之前进入公司的时候,在“玉奇”的公司说明上看到过这个名字,jimliao,他就是这间公司的法人代表?

“裴小姐似乎把婚姻看得太儿戏了吧!当初说要结婚的人是你,brent也说了会给你时间考虑,可最后反反复复变来变去的你最后还是让他着手准备婚礼,难道在裴小姐你的眼里,一个男人无条件地对你好就是因为欠了你?”

她双眸梭巡过他的双眸,知道有些事他想要一个人扛,可她就是忍不住为他心疼。

然后快步过来。

“……我累了,要睡觉!”曲耀阳打破一室的沉默,对着依旧战栗在沙发边的裴淼心开口。

……

夏芷柔仰起头来看裴淼心,“你给,我没钱。”“即使这个坚持根本不会有任何结果?”

他还记得自己当初对夏芷柔的一切承诺,可也似乎是从昨夜开始,或是更早以前,他刻意忽略掉的裴淼心突然打开他的心门,他即使极力控制自己不要为她所惑,可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她深深牵引。

夏芷柔敛了敛如水的双眸,轻轻抽泣了两声,突然捂唇哭了起来。

夏芷柔看到阿成亦是嘴角一抽,曲婉婉这时候正好跟在后面上来,看到她,唤了声:“嫂子,你也在?那刚才在楼下……淼心姐是你叫过来的?”

“再忍一会,湿了就不会那么痛了,乖……”他被她压迫得忍不住闷哼出声,若不是这般突然的紧迫,他也不会在前一刻疯狂与失控的放浪中拉回一丝理智。

裴淼心咬唇,“也许是那时候,我还没有从前一段被背叛过的感情里边走出来,所以当我……当我在酒店里边撞见你跟汤蜜……我以为,其实你可以不用跟我一起离开,所以留下一张纸条……”

“你都不知道我为了学炒你喜欢吃的菜,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进厨房,被油锅烫得满屋子乱窜和蹲在地上哭出声时,到底是什么让我要一直坚持下去。”

“没有。”夏芷柔用手背揩过眼角,“当年其实我们一直都很好,非常非常要好。即使后来陆仲一次又一次地威胁我,我一次又一次地妥协和委曲求全,也是为了在耀阳的心中保留一个完璧无瑕的自己。”

后来是的事情夏芷柔一直絮絮叨叨地说,说她这一路来与曲耀阳走过的心路历程,两个本来还算相爱的男女,到了最后,怎么会会变成了这般。

“也不是很忙,曦媛刚刚帮我招聘了一名新的高级设计师,我还没有机会去看看,因为暂时的工作重心我都会放在‘玉奇’这边,两家公司刚刚合并经营管理,最是人心动荡不安的时候,所以我想先好好处理这边的事情。”

裴淼心简直要气炸,“谁让你表示默哀了啊?可能这车在你看来不算什么,撞坏了就撞坏了,整个车的修理费加在一起还没有你的车一个角的修理费高,可是我的车在我的眼里跟你的宝马suv是一个等级,撞坏了就得赔,你说怎么办吧!”

曲母一听这话就不乐意,连番冷笑出声:“姓曲的,我劝你别太得意,今天是爸爸做寿,我不过懒得在人前拆穿你,所以尽量在人前维护好咱们这个家的关系。曲臣羽他不是我亲生的,这点破事儿也用不着你提醒我。我只是悔不当初,当初怎么就进了曲家的大门,选了你。”

“你生气了吗?”按理说这男人也是无敌,非要惹她生气,可等她真的生气到不愿意接电话的时候,他又偏要打到她接为止。

曲耀阳的双眼猩红,看着她的模样又矛盾又深情。腰间的摆动却怎么也舍不得停下来,两个人的汗水交织在一起,瞬间迷离了他的眼睛。

坐在去机场的出租车上,裴淼心才给好友苏晓挂过去一通电话。

苏晓在那边一愣后才道:“嘿!姐妹儿,你怎么了啊!声音都哑成屁了,你感冒了?”

……

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准备出行之前,似乎煎熬了一夜躲在门外的曲耀阳在裴淼心准备下楼吃早餐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她的双肩。

“易琛!”苏晓第一个冲上前去唤了他一声,“我车坏了,你没事儿送我小姐妹到北城那边‘y珠宝’的新店吧!”

苏晓自是急得跳脚,自己的车还在这摆着,她也不可能不管它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坐在旁边跑车里的男人一阵轻笑,然后开车跟上,“喂,我说的就是你。我们见过,我以为你记得,没想到年纪轻轻记性这么不好,我开车载你你还发这么大的脾气。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天很快就要下雨了,你要是不上车的话,别说面试,待会成落汤鸡的可就是我们俩了!”

在他看似开心的外表之下,不知道正隐着一颗多么受伤的心。

“曲耀阳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有资格问这样的话吗?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口口声声说臣羽是你最亲最疼的弟弟!”

一听要验军军的dna什么的,夏芷柔就知道收养孩子的事情可能再包不住了。若是从前她可能会害怕,可是现在她肚子里怀的这个却真真是曲耀阳的孩子,她还有一个王牌在手,她不怕验什么dna的。

他早该知道触上她的身就像是触上了解不掉的毒。

曲母僵硬着唇角冲上前来,赶忙将曲耀阳的手臂一抓,扬声道:“耀阳,妈妈知道你有多在乎臣羽这个弟弟,也知道你一定是答应了弟弟要帮忙照顾他的妻女。可是,这事儿上开不得玩笑,就算你再在乎这个弟弟,淼心也是你的妹妹啊!你不能不为你妹妹和她的两个孩子考虑,臣羽既然已经过世了,她就有再嫁人的权利!”

他说:“这酒是好酒,是我刚刚着手开始经营葡萄酒庄园时,熬过了好几年的秋冬,最后用第三批出产的葡萄酿造而成,放在橡木桶里沉淀了十年,最近才做成成品运回国内。”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曲母只好将所有的怒气吞回肚子里去,却涨红了一张脸,半天没憋出一个字来。

奶奶呵呵呵笑了半天,却又突然咳嗽。

仰头看到她从楼梯上下来,曲臣羽挑了眉问:“奶奶睡了?”

爷爷奶奶家里过了一个开心简单的端午。

他如鲠在喉,“我只是,想你对我好一点……”

厉冥皓几步走到尤嘉轩的跟前,阻挡住这两人的视线,“我只是想过来看看我的朋友,伯母,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今天来的太过匆忙,我又本来是约了我的朋友见面的,怕在晚饭之前赶不及过来为曲爷爷祝寿,所以才斗胆叫了我的朋友过来,如果他有什么打扰到府上的,我代他同您说一声抱歉,好么。”

她想过也许易琛放不下,他没有道理为了自己放弃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也没有道理,为了自己,放弃他在a市的一切东西。

洛佳刚要暴走,立马就冲过来几个同事,架起她连忙开了包房的门出去,只说让她醒醒酒去。

洛佳没有伸手去接,只顾靠在那里哭自己的,于是裴淼心也什么都不说,就背抵着她身旁的墙壁,靠在那里陪着她的身影。

裴淼心犹豫了一下,还是从玄关处的衣架上取过小家伙的大衣,将她整个人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以后,回身对曲母道:“我带芽芽出去买菜,晚一点回来。”

“哥。”

夏芷柔一副心思都在身旁的曲耀阳身上,滔滔不绝地说着以后要如何照顾这个孩子,要给他全世界最好最棒的东西,还要送他读本城最贵的学校,让他一出生就是王子的尊容王子的待遇和样子,她要把她跟他的儿子培养成王子,让以前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都睁大了眼睛瞧瞧,这才是她夏芷柔生的儿子!

曲耀阳自始自终安静靠在车窗前,单手撑着下巴一言不发,只任了她去发挥无穷无尽的想象。

夏芷柔心下一片温暖,却还是不得不道:“耀阳,你爱这个孩子吗?你爱……我吗?”

曲耀阳低眸盯着她的小腹望了一会,沉默而冷静地抚了又抚。

“麻麻,小姑姑说,这里面装了个弟弟,等弟弟出来了就会和芽芽玩,是不是啊?”

三天过后的清晨,曲母突然兴冲冲一个电话挂了过来,接电话的人是桂姐,本不意让裴淼心接,可还是被刚好下楼来散步的后者听了个见。

“曲家的其他人看不起我们也就罢了,就连你们家随便一个佣人也能拿脸色给我看、取笑我也无所谓,可是今天,我只是臣羽一个人的妻子,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合该就是他的。这是有医院开出来的正规证明的,不信你大可以去问问。”

******

他拧了眉,“是不是要那么早?我现在正开车回去,梳洗完再折腾一下时间就差不多了,我那地儿离爷爷奶奶住的地儿远,你让我七点怎么过去?”

他皱着眉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她已经很认真地从底下的橱柜里面拿出锅子烧水——她在弄东西给他吃,虽然只是一包泡面,但这节骨眼上,他似乎都不应该再说她些什么。

他在跟她说赡养费……同是一个圈子、一个商场里混的,他明明就知道裴家现在到底拮据成了什么样子,这间屋里的一包方面或是一颗蛋对于她来说都有多么珍贵,可他临了还要这样害她伤心?

她点了点头,说:“是啊!旧车配旧人,这车你早该给我了,我现在每天走好远出去坐车,我脚都疼得不行。”

端午节的清晨,洋洋洒洒的光线透过客厅半掩着的窗帘映射进来时,躺在沙发上的男人早就被摆在角几上的电话吵醒。

夏母抚了抚女儿的手背,“所以妈妈一直都说,芷柔你从小都最聪明最懂事,不然咱们家也不会得来现在的好日子,所以你要珍惜,明白吗?不管耀阳他在外面怎么嚣张都好,只要他还愿意回到这个家里,你就还是‘宏科’的总裁夫人,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你明白吗?”

可是敲了曲婉婉的门没有人在,迅速折返身下楼去到曲母的房间,可是人才走到房门之前就听见一声轻笑。

裴淼心的眉眼闪烁,低下自己的脑袋,“对不起,我让你觉得不舒服了吗?”

对了,这是在他出事前,她对他的称呼,可是,她总以为他已经不记得,甚至对这个称呼再没有任何感觉。

曲耀阳震惊回头去看曲母,曲母的眉眼一跳,只是抿着唇没有说话。

……

乔榛朗几步走到跟前,手一夹烟道:“那是!我专程在这里等你们呢!这车就在那边,送你们上山,换顿火锅吃总行吧!”

这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再是春天,也正是头顶太阳暴晒的时候。

她说:“哦!那这是什么?”

裴淼心几不可闻地皱了下眉,刚向后缩躲了一下身子便被曲臣羽给察觉。

“不用什么药油,我以前又不是没有被人打过,何况她那巴掌也不重,过一会儿就消了。”

他摇头,“没有。”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