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开户:第137章:诛求无度

阳光在线开户 作者: 四月妖

其中一个是翟俊楠,他们多曾在一起玩,另外一个,却是多年未见的易琛——他只记得当年这男人也曾追求过裴淼心,并且不只一次地在他家门口出现。

阿jim到底是在国外生活了多年的男人,听到裴淼心的话只是抿唇一笑,拿起面前的酒杯轻啜了一口后才道:“其实刚才ailsa介绍你给我认识的时候我就已经认出你了。你知道的,在伦敦的华人圈子不小,可也不大,来来去去那些事情,总会有人知道。”

“嗨!本城还能有几个曲宅?自然是那位曲市长的家里。市长夫人跟‘宏科’的那位大少奶奶都是我们公司的常客,这不就是那位大少奶奶么,几天前买了你一整个系列的设计,才回去就说因为佩戴刮伤了脖子,现在已经请了律师要告我们,刚才一来公司朱总的电话就挂了过来,亲自询问这件事情!”

“辣你就别吃!”曲耀阳皱眉,整个人已是不快,看样子就像要掀桌子了。

强扯了个笑容,不寒而栗的姿态,“郭秘书你在这里……怎么最近秘书科很闲吗,还是医院里的饭当真就这么好吃了,嗯?”

最终曲耀阳也只是转过身,透过落地窗看向天地相接处的残阳。

虽然这两个女人从前与他并没有什么太深的接触,但总归关系也恶劣不到哪里去的。

“你问她做什么?老婆,你放心,这事我会处理。”

裴淼心想不透,可似乎这一整天的好心情都这样给败了,匆匆与曲耀阳又说了几句,才挂断电话,去孩子的房间看望两个小东西。

“婉婉……”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从床上扶起,灼热的气息和火热的胸膛已经覆了上来。

等他的话音在她耳边落下,紧接着他的唇角一勾,俯身下拉,大手扣紧她的腰肢,用力向前顶冲而去。

“哦。”

她被他说的话弄得哭笑不得,也不与他继续在那玩笑,陆陆续续把餐桌收拾好后,拿出扫帚跟拖地打算再把餐厅打扫打扫。

他没有回答她,却是旋着身在屋子里找来找去。

沈俊豪弯唇,“不敢,大老板谈不上,最重要是这次的合作案能够谈成,让投资方与收购方的人见个面把生意谈成,再开开心心地把他们送走,这才是你们的工作任务和我所期许的事情。”

“我出去丢东西!”她回答得理所当然。

你总爱让往事跟随,怕过去白费。

他的话让沈俊豪无从反驳,虽然后者是第一次接触前者,也不知道前者到底吃不吃自己生意场上的这套,但沈俊豪仍是转了身进屋,“那麻烦曲总你回房间里等等,东西我放在另外一个院子里,我去拿了,马上就给你送过来。”

“淼心,有些时候的有些东西你不能只看表面。这个市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虽然我并不知道曲耀阳当初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又有多么过人的胆识,才敢把同行业的‘摩士集团’引入自己的公司,可是即便到了今天,梁家都从未放弃过要把‘宏科’吃进肚子。”

而这期间,始终都没人去注意,这桌子上的两个人,先前发生了什么,又即将,来点什么。

裴淼心想了想说:“没什么,其实就是用不着了而已。”那是她工作上的事情,近来他已经帮她许多,若是再让他知道什么,他一定会出手帮忙。

曲耀阳刚要迈开步子向前,亦被裴淼心抓住了手臂,“你等等。”

曲耀阳冷眼望着桌子上的那对胸针,没有说话。

裴淼心凝了满脸的黑线,“陆大少,正好,你的车撞坏了我的车,而且凹陷了这么一大块。”

似乎是为了曲家二公子无缘无故失踪了的事情。也是数日前发生的事情,michellepei千里远赴伦敦,结果回到伦敦才发现曲二公子曾经住过的地方早就人去楼空,甚至就连他最亲近的秘书amanda也没有任何音讯。

……

“那没义气的,说是晚上他另有安排,就他刚在大厅遇到的啥美妞,他约了美妞吃饭,所以果断跑了。”

******

裴淼心便慌忙过去拉了苏晓的手臂一下,“你干嘛?这是谁?怎么谁的车你都敢让我上啊?”

易琛大步迈进电梯,没过几秒又冲了出来,去屋檐下拽了她往电梯里拖拽。

奔进客房洗手间里用挂在一边墙壁上的风筒将自己的头发和衬衫吹干,旋身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听着主卧里的动静,想他大抵还是在冲澡收拾当中。

一听要验军军的dna什么的,夏芷柔就知道收养孩子的事情可能再包不住了。若是从前她可能会害怕,可是现在她肚子里怀的这个却真真是曲耀阳的孩子,她还有一个王牌在手,她不怕验什么dna的。

于是现在好了,以前的那些破事东窗事发,曲母第一个把所有罪状怪到她的头上。

佣人放开了夏芷柔的手,她赶忙甩开所有人的掣肘,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理了理自己颊边的碎发后才道:“不怕老实同您讲,当年我嫁进曲家以前是怀过一次身孕,不过后来那孩子掉了,耀阳是怕我伤心难过所以才为我领养的军军。”

“可是你这个傻瓜居然连这么好的机会都给放弃,你真是让我看不起你!像你这样没有出息的儿媳妇我也不屑要你!滚滚滚!爱上哪上哪待着去,要是再敢跟外面的人说一句我儿子强/奸你,我保准你以后都别想再在这个城市待下去!”

“不管你要多少,我要你!在沈俊豪回来以前,我要你!你本来就是我的!”

“唉!”曲市长一副痛心到极点的表情,“淼心,你放心,从今天开始你的事就是爸妈的头等大事,我跟你妈妈的话既然放在这儿了,就一定会帮你找个称心如意的郎君。”

“你给我下来!”曲市长脸色黑臭,径直绕到车前,阻断他的去路,“还嫌不够丢人?你现在就给我下来!”

她将手里的食物袋子交给开门的佣人,让她把客厅的茶几收一收,用报纸垫好了再把东西往上放,她上楼看看女儿去。

他脱下了身上的衬衫,那从腰腹一直盘亘到他尾骨以下的疮疤却看得裴淼心一怔。

她依样学着他先侧着杯沿,从灯光下看了看酒的成色,又将鼻端凑到酒杯前面轻轻晃动着去闻它的香味,等到轻抿了一口在唇里漱了漱后一口吞下,这才有些颇为沉重地点头道:“曲坚强出品,必属佳品。”

曲耀阳怒吼着说话的时候,双眸是紧紧盯着早就有些木然地站在一边的裴淼心。

她的眼角余光里,客厅里早就没了其他人的身影。

她睁着双漂亮的大眼睛,仔细梭巡过他双眸才道:“我知道这是你的家事,我不该知道也不该过问。”

“没谁,也许是我想多了。”

这王燕青是苏晓的朋友,也是“青苗会”曾经的干事。当初若不是她自动请缨辞去了干事的职务,这活也不会落到裴淼心的身上。

曲耀阳从钱包里面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往驾驶座的方向丢去时,直接报了地名,“把人送到目的地以前不准停车!”

“她会是个小姑娘?”曲耀阳冷笑,“你知道就你眼里的这个小姑娘到底在我们之间使了多少坏么?她自己从扶梯上跳下去,却把所有的错都推给了你!她故意说破那些我还没有准备好该怎么告诉你的秘密,她却把那些秘密作为要挟我们的武器!还有他们聂家,抓着我爸的事情不放,用我的家人来要挟我,强迫我下个月同她结婚!就这样的,你还能觉得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吗?”

可是两个孩子毕竟是还没长大的小东西,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以着曲耀阳的能力他肯定会反抗,可是孩子却不。

这一路上他都在同电话那端讨论公司股权分置的事情,裴淼心本无意去听,可也隐约感觉到他的公司前段应该是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回国以后他一直在忙于解决这些事情。

有照看架子的超市工作人员看了看她,又去看他,笑的时候只说,现在愿意陪老婆逛超市的好男人真是越来越少。

“曲耀阳,你混蛋!你这个暴徒,你放手!”

这点裴淼心并没有否认,可她拿着叉子的左手还是有些轻微的颤抖。

裴淼心一怔,没有回答。

尤嘉轩一急,“皓子……”

她突然就闭上眼睛哭了,曲臣羽只当是她难受过了头,只得轻声安慰着。

那人接着又道:“这‘y珠宝’原本是大易先生前妻娘家高氏的生意,后来高家的人相继过世了,这门生意才落到大易先生的头上。四年前这大易先生不是因为重病进了医院吗?哪晓得那一进就没再出来,他过世后,带着他遗嘱的那位律师在前来宣读遗嘱的时候发生了车祸,整辆车爆炸,就连遗嘱都找不到了。”

曲家一群人,从主桌走到大门外边都耗了半天,曲婉婉与护工一左一右搀扶着爷爷往外走时,正好遇上厉家的人过来同他们打招呼。

曲耀阳没提自己刚才在家中又喝了杯伏特加的事情,伸手去接酒杯,“不碍事,待会我找代驾就行了。”

这之后他再也没正面回答过婉婉的问题,学校又到暑假,她同几个同学一起到外地去夏令营,直接扔下他就走了。

“行!但我可得跟你把话说在前头了,这次的新货可不多,你也知道这东西现在越来越难搞了,到处的医院都查得严,你都不知道我拖了多少关系,又借着你搭的路干了多少事情,那是花了大价钱才搞到这批新货的,你若是不要……”

当时帮她主诊的医生陈雪丽正好就是他昔日的一位同学。同学打来电话说夏芷柔曾经做过一次修补处女膜的手术,就在他出国留学之前。天快亮以前,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一直亮着,因为是震动的关系,所以哪怕围着原点转一个圈,它也只是亮着而已。

很快,重回了一室暗黑,在初晨的阳光透过闭合的窗帘隐隐透射进来,落在床尾的软凳上,柔和,安宁。

“我不是问你这个,就问你到底把我孙女弄哪去了?你是不是又带着那么小的孩子到医院里去了,你这人怎么就说不听,医院那样的地方多不干净,万一给我孙女惹了什么病到底谁负责啊?”

“我可告诉你了裴淼心,芽芽是我们曲家的孙女,长孙女!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跟我可没半毛钱关系,但是你休想把我孙女给害了,到时候我可饶不了你!”

“就是低血糖再加上心情郁结以致的一些不良身体反应,多休息,多喝水,不要动不动就生气,这个时候的孕妇最需要的就是家人在旁的关心与支持,还有,让她多休息。”

裴母迈步往前走时说:“我跟你爸爸这些年在曼哈顿跟着你外公,不论是公事还是私事几乎都寸步难行。我好几次受不住的时候想要同你联系,可又害怕听到你的声音会让自己伤心。淼心,你都不知道这些年你爸爸在曼哈顿过得有多么艰辛。你外公的疑心病又不是一般,我们这样贸贸然回去早他,他又总觉得我们是来夺他家产的,所以对我跟你爸爸更是一千一万个不放心。”

******

她背对着站在那里没有回头,他语气淡漠倏冷,“明天一觉醒来,爷爷奶奶面前你还是我的妻子,可是在我心里,你永远什么都不是!”

该死的,恼人的香气。

端午节的清晨,洋洋洒洒的光线透过客厅半掩着的窗帘映射进来时,躺在沙发上的男人早就被摆在角几上的电话吵醒。

“没什么好要解决的!真的没有什么好要解决!”夏母这四年以来总觉得曲耀阳这男人看她们两母女的眼神不太对劲,他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却永远不明白说出来。这男人的心思远比她所以为的要深沉得多。她多时琢磨不透他的情绪,所以并不想要女儿在这节骨眼儿上惹了他的不痛快。

“你!”夏母扬手就给了夏之韵一记巴掌,“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

曲耀阳抚着手上的腕表,一个司机,他从来没让他在自己的房间久留,就算是帮忙拿东西上来,也从来都是放下就走。可他,却比自己还要熟悉这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知道洗手间的架子上哪块搭着的是他的毛巾,甚至知道他的腕表放在哪里。

“是、是的,曲先生,还有我父亲前年住院开刀的费用,也是您给免的。关于这点,阿成一直十分感激,也一直、一直在找机会,想要报答先生您。”

这一下,阿成再不敢多说什么,直接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可他听了曲婉婉的话只是冷笑,他说:“我与她之间还能如何收场?她既已同臣羽结婚,日后也只是我名义上的一家人。一家人,除了是芽芽的妈妈,她再不是我的什么人。我努力让我们所有人的生活都回到正轨上来,我想芷柔怀孕了,或许这样才能断了我所有的念想。我不想再想,我只想要好好活下去。”他想他与她本来就不是那样的关系,只是不怎么凑巧地上过一两次床,又刚好觉得对方在某一方面还挺适合自己的,所以恣意缠绵、偶尔打诨,想在一起时便在一起,不想时便各奔西东。

吴曦媛拎了把自己手中的袋子,轻叫了一声,说:“你们看,这下好了吧!说是散步散下来买东西,可是买了这么多的东西,让人怎么拎上去啊?这得多重啊!”

拓已君放下手中的购物袋,伸出右手,“你好。”

那酸酸甜甜又带着些巧克力香气的红酒,真的就像是她与他之间的感情。

“淼淼,我爱你,我……我想吻你,可以么?”

聂皖瑜仓皇回头,正好看到同样一脸惊愕望着她的厉冥皓正睁大了眼睛望住自己。

曲婉婉看着眼前的情形,也知道大哥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她悲极了反而轻笑出声:“是你从一开始就篡改了时间,是你故意让陈医生从一开始就误导我,让我以为……让我以为……”

他知道敏感如母亲,可能已经猜到了什么。

“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放心曲总,怀疑他是……”

裴淼心失笑,“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我当你是在赞美我了,谢谢你。”

“我不是想要他们的会员信息,我只是想知道,国内有几个人拥有这只钢笔。”

“我知道先前我是这样答应过你,可是你一个人在a市也没办法照顾得了两个孩子。芽芽现在就像是你外公的小开心果,每天都逗得他好开心,至于思羽……淼心,就当是妈求求你了行不行,再让我帮你照顾一阵子两个孩子?你外公跟你爸爸的关系好不容易才缓和了一些,这时候若再惹恼了他,那我们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部都要白费。”“婉婉,这事跟你没有关系……”曲耀阳打断。

曲耀阳见她抢先一步抱走了女儿,正要迈步上前,却叫曲婉婉一下挡在跟前。

从新区开车回曲家大宅的高速公路上,曲耀阳抓着方向盘的手都在颤抖,眼神却随着后视镜窥望着后座里紧紧缩躲在曲婉婉怀里的小东西,似乎她先前对于他的害怕和惶恐到现在还没有散去。

“我知道我们家已经破产了……”她的声音轻缓,“可是,上次我就跟你说过,我找到工作了。虽然现在的工资不是很高,但我会……我会分期付款把住院费还给你的……既然要分,又何必弄得这么不清……”

“进去就进去吧!反正我早料到结局会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现在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裴淼心转过头去,“大叔,我现在心里很难过,咱们能别再说这件事了,好吗?”

他们只有三个人,这么铺张浪费可不行。

之后的某一天,有人曾在一份本城的报纸上看到,“宏科集团”董事长兼执行总裁曲耀阳,为博爱妻一笑,竟然甘愿扮熊,在本城名流富商出入最为频繁的高档中餐厅内,疯狂示爱。

曲母勾唇冷笑,等到陈妈牵着芽芽到厨房找东西吃后才请呷了口茶道:“这里没有别人,你不用在这里同我装。”

“那菜哪里用得着你炒?我看你这孩子也真是的,这才下飞机多久啊!从一进家门就忙到现在,快到沙发边去坐坐,跟你二哥二嫂聊聊。”

“没事儿,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也知道我跟臣羽是先注册后办的婚礼,前前后后拖了些日子,所以现在才会大着肚子补办婚礼。可是中国人的观念里面,好像不办婚礼就不叫结婚,我们也不想节外生枝,再去解释那么多复杂的东西。所以我怀孕的事情暂时都先不说,至于在伦敦的时候,我确实是生过一个女儿,她……是曲家的孩子。”

曲母冷笑一声,扭过头去,“你惹我的还少了。曲成益你给我好好记着,你干的那些个破事儿我不拿到台面上来说却并不代表它没发生过,今天我让你在外边的儿子以我儿子的名义结婚,已经够仁至义尽了,你别妄想再在这餐桌上给我甩脸色看。”

曲耀阳显然也并没有想到她这突然的动作会触上自己的双唇,怔楞不过数秒,放置在她腰间的大手更紧。

“耀阳,你可能都不知道,我会杀鸡哦!而且我知道怎样在鸡最新鲜的时候把它做成现在这个样子,下刀的时候得快,在鸡还鲜活的时候,喉咙上割一刀,先放血再拔毛,处理干净以后马上用特制的酱料腌好,这样鸡才能保持住它最新鲜的味道……”

曲婉婉赶忙在小家伙向曲耀阳冲过去的当口一把将她拉住,弯身道:“芽芽,还记得姑姑刚才跟你说什么了吗?以后只要有别人在场,就只能叫臣羽巴巴做巴巴,耀阳巴巴要叫大伯,知道吗?”

“滚!”他脸一沉,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芽芽正眨巴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歪着脑袋看他。

曲母颤抖着伸手向他,他近前看着母亲的手心也跟着颤抖了一下,从前他从未这样近距离地看过母亲的手,原来小时候那般强而有力牵着他去上学或者抱着他的母亲的手,已经不再年轻,甚至没有力量。

“你说够了!”站在三楼到二楼的观光扶梯上,裴淼心已经觉得整个人开始出现了晕眩的症状——她已经没办法再把这些荒唐的言论听进耳朵里了。

军医大附属第一医院的急症室外,聂父紧紧抱着身前的聂母,后者哭得悲恸,却含恨咬牙望着裴淼心的方向。

这几日怀孕的难受,再加上曲耀阳对她态度的冷淡。她只知道从前他绝对不会这样对她,每次他若发了她的火了,她只要一袭性感的蕾丝睡衣上身,再在他面前表演几下,保准他的气就不会太长。

夏芷柔站在街边等司机将车从停车场开出,旁边有人靠近,正好就出声唤了她的名字一声。

裴淼心那会正好牵着女儿从住院大厅里出来,左右张望的当口正好看见一辆深黑色的法拉利跑车在空地上停稳。

裴淼心胀了一肚子的气后沉闷出声:“这关你什么事情?”

接着试了几下无果,裴淼心顿时就有些恼了,“曲耀阳你这个骗子!刚刚不是才说你人在国外,根本没办法赶回来吗?”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