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开户:第133章:峰峦雄伟

阳光在线开户 作者: 四月妖

“不会吧,长公主她一直有病,脑子有时候都转不过来,有时候甚至连人都认不清楚,这件事情,怎么可能会跟她有关呢?”孟冰的眸子猛然的圆睁,一脸错愕的望着她,根本就不相信。

“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然跟拦大将军家的马车。”那马夫见有人竟然敢拦他们,不由的怒了,大声吼道。

这个人胆子还真够大的,只怕是活的不耐烦了,竟然敢说公主。

“呵呵,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跟人道过歉呢,你既然让我跟一个乞丐道歉,真是笑话,张三,走。”只是那轿子中的人,却是更加的嚣张,不但不下来道歉,反而极为的无理。

这件事情总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说实话,他也想要听听千寻会怎么说。

毕竟,花断尘说的太肯定,而且,若是花断尘没有十分的把握,也不可能敢来他的面前。

她刚刚就根本就不应该去怀疑,根本就不应该听信了那个男人的话。

“有那么好笑吗?”不跳字。夜无绝却是有些懊恼的望了她一眼,看到她笑的更加的得意,再次霸道的宣布道,“记住,你只能是本王的,永远都只能是本王的。”

很显然,她以为李逸风说的进宫提亲,是向千寻提亲。

李老夫人是何等精明之人,而且,她一直都在望着孟冰,细细的观察着孟冰脸上的所有的神情,所以,她那异样的变化,她自然发现了。

这几天,她也已经清楚了莲花教的势力,的确是不容小视的,夜无绝,李逸风每每提起,都是一脸的凝重。

“但是,你现在要怎么去,那个月无双这两天可是盯的很紧呀,而且,你要用什么样的身份去呢?若只是一般的身份,根本就起不了任何的作用的。”北尊大帝的眉头愈加的皱起。

靠着这家族的势力,还有什么脸在这儿炫耀呀?

话说了一半,却突然的停下,然后一双眸子又转向了蓝宁辰,再次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到时候,会通知蓝城城主就不必来喝喜酒了。”

“娘,没事的,逸风现在心情不好,我能理解。”秦敏儿自然不会怪李逸风,反而更为李逸风感觉到心痛。

更何况,他也知道,李赢向来疼爱逸风,不管什么事情都是顺着他的,他要什么,李赢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会帮逸风得到的。

李赢望向他,一脸的心疼,然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略带沉重地说道,“好吧,大哥陪你去喝酒。”

那么,他就应该试着去忘记她,但是,这几天,他却发现,他越是想要忘记,记的反而越是清楚。

毕竟,若是一味的去强求,就算最好得到了,只怕他会比现在更痛苦,毕竟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强留在自己的身边,明明可以看到她的人,但是却得不到她的心,而且还清楚的知道,她的心中爱的是另一个男人。

所以,现的放手,也是给他自己留了一下机会。

若仅仅是逸风喝醉了酒,这么点小事情,用的着瞒着他吗?

秦敏儿反正是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李赢的身后,不过,这会倒是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

而且,就算性向真的有问题,真的喜欢男人,那他也大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男人,没有必要在那个地方,毕竟,那些去清令馆的达官贵人们,可都不是什么好人,而且,还经常会有一些残忍的手段。

这个男人虽然平时看起来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有时候却是十分的细心的,她知道,刚刚他听到他跟花断尘的谈话,肯定是已经都猜到了。

他竟然真的送她花?

而他的一只手,更是又快又狠的立刻的嵌住了她的脖子。

“给他看。”这个时候,北尊大帝倒是极为的配合,慢慢的开口说道,虽然那声音中有着太多的冰冷与愤怒,但是毕竟还是同意了的。

一般的情况下,应该不会刺激到他的,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形,却又很难说了。

脚步微抬,慢慢的向着前面走去,可能是因为太过害怕,腿都不断的打着颤九霄圣龙。

似乎一心都在皇上的病情上。

但是,她知道,她的动作必须要快,必须要在花断尘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

花断尘揽着孟千寻的腰的手,终于完全的松开,然后便快速的伸向夜无绝递过来的那张圣旨,又快,又狠的抓了过去大小姐的贴身高手。

两人,一个阴沉,一个轻笑,一个绷紧,一个随意,向着擂台走去,此刻,其它的选手,都已经上了擂台,似乎正在等着他们两个人了。

她根本没有其它的选择。

“孟千寻,你不会是真的想再选择选一下吧?”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夜无绝便突然再次说道,此刻的夜无绝,明显是太过冲动,根本就没有给她留下开口的机会。

她虽然都已经计划好了,但是为了确保万一,还是需要他的配合才行。

“进宫见北尊大帝?”花断尘愣了愣,神情间有些为难,若是以前,他要进宫,那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现在,他的令牌没有了,又有白容不断的拦阻他。

他知道,北尊大帝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毕竟,孟千寻是北尊大帝亲自找回来的女人。而且,孟千寻的容貌跟北尊王朝的皇后也是极像,这一点是无法质疑的。

“这个,我明天再给你。”段红却没有直接的回答他,而是微微一笑,卖起了关子。

花断尘怔住,双眸下意识的去望向她的双手,却发现,她的双手上带着白色的手套。

那时候,虽然的确是被她用了药,后来,更是每次都受她的逼迫的,但是,他却也不得不承受,那时候的她的确是一个让男人疯狂的尤物。

“二公子的确喜欢北尊王朝的公主,而且对公主的感情极深,但是,并不是孟冰公主,而是正在招亲选驸马的北尊大帝的刚找回来的女儿。”那个男人微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凝重。

他觉的,此刻自己受着这火,真是太委屈了。

说真的,李老爷子还真的没有想到李逸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原本以为,这小子这般的极为的掩饰,而且这小子向来可是狡猾的很。

“臭小子,不用我管,你倒是快点把人家娶进门呀,你这么拖着算怎么回事呀,你是男人,倒是无所谓,人家可是女孩子,怎么拖的起呀。”李老爷子这一次声音中的怒火倒是少了几分。

李逸风听到李老爷子的话,突然凌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对了,当时,他好像是感觉到有人在附近的,只不过,当时比试的人多,有人过往也很正常,所以他没有太过在意。

夜无绝的脚步微顿了一下,然后没有直接的从书房的正门离开,而是饶到了窗口,又跟来时一样,从窗口跃了出去,只见他的身子一闪,一下子便没有了影子,不知道去了哪儿。

这个男人的脑子里面,到底是什么呀?

他知道,她虽然十分的倔强,但是心却是很软的,她相信,只要他的诚心的道歉,她一定能够原谅他的。

他这样在这儿说这些话,只会给公主带来烦恼。

花断尘听到那些宫女的议论声,双眸微微的闪,双腿一弯,突然的跪在了地上,然后,手中竟然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匕首。

所有的人,都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李灵儿的眸子慢慢的转向他的眼睛,直直地的望着他,这才慢慢的开口道,“你、、你?”

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好好的补偿那孩子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丞相大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望向孟千寻的时,眸子中多了几分赞赏,昨天她那般的坚决,不顾一切的闯进大殿,就是为了让皇上取消招亲,肯定是有原因的。

“公主,臣还有事启奏。”大将军的双眸一闪,再次冷声说道。

“应该是吧。”孟千寻再次的轻叹,慢慢的说道,看到他刚刚平息的怒火再次的升腾起来,心中突然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夜无绝是聪明人,看到她此刻的神情,便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比如说,向前,还有一些其它的朝代,向后,也同样有很多其它的朝代,而我以前是生活是一个你所不知道的朝代中。”孟千敢这般闯入她的书房的,可是没有几个人。

竟然敢闯她的书房?

生他的气?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帮他,而且,还为了帮他,不惜得罪大将军。

“修筑河渠是北尊王朝的事情,是为百姓造福的事情,本公主现在处理朝中的事情,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北尊王朝,为了北尊王朝的百姓,若是因此做了什么事情让你的误会的话,那么,我现在向你道歉,所以,你最好不要太过自做多情了替身。”

真的吗?真的是这样的吗?

什么叫做不敢?

那么多年的相处,他对她的确是了解的,每次,她对他说谎的时候,都有些恍惚,都有些躲闪。

那时候应该心中有愧疚,感觉对不起他,所以,有可能会有些恍惚吧。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不会是疯了吧?”孟千寻被他说的莫名其妙的,这个男人今天还真是太不正常了,他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

那生硬的话,已经完全的划分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不让他们乱发言,那些大臣们自然也不会打他们的主意,不会想着利用他们在他的面前说好话,或者搞什么阴谋了。

只是,孟千寻的眸子却是突然的眯起,脸上不由的多了几分冷意,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刚刚说话的那两位大臣,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本公主刚刚说过,这次的比试,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权利,明天,若是有不服从比试,或者是故意捣乱着,一律取消资格,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若是不满意,大可不必来参加。”

此刻,孟千寻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更有着让人不敢违抗的严厉。

而且,他此刻提到了危害军队,这性质似乎更严重了。

“公主,臣有事要奏。”而就是此事,协助大臣突然开口说道,要说,大将军这件事,还没有结果呢,协助大臣此事,竟然直接的略过了大将军的事情,向孟千寻奏明其它的事情。

孟千寻快速的出了房间,脸上是再明显不过的期待,迈出房间后,双眸便快速的望去,只是,却意外的并没有看到夜无绝。

若是她跟夜无绝之间依旧如同先前那般的相爱,那么这件事情,只怕就麻烦了。

他记的,那孩子最多好像已经一岁的样子吧,可这丫头看起来可不像一岁的孩子,而且,这智商更是超过一般的小孩子。

“行了,小丫头,你是看叔叔长的好看吧。”孟冰轻轻的拍了拍小宝儿的脑袋,故意的轻嗔道,这小丫头可是一直都喜欢看漂亮的男生的。

“李逸风,你先给皇兄检查一下吧,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情况?”孟冰见这件事情也解释的差不多了,而那边的雪太医开的药,也已经给皇上喂下了,还是先让李逸风为皇兄检查一下吧。

孟千寻怔了怔,心中有着些许的愧疚,父皇处处为她着想,但是她却反而在怀疑父皇,她是不是太自私了。

北尊大帝仍就是不断的咳着,或轻,或重,但是却一直没有真正的停下去嫡妃重生。

现在,皇兄好不容易找了到了皇嫂,救醒了皇嫂,而且还找到了自己的女儿,有了外孙女,好不容易一家团聚了,怎么可以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

“对,对,我怎么把李逸风忘记了超级之无限星空。:”孟冰一听到孟千寻的话,双眸微亮,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希望,她对李逸风也是了解的,也知道李逸风的医术十分的了得。

孟冰自言自语般的说着,神情间带着几分明显的担心。

“恩,外公不会有事的,外公醒来后,就陪宝儿出去玩。”李灵儿将她抱在怀里,一双眸子却仍就是望着北尊大帝的。

“皇上可千万要注意,万万不可着急,生气呀。”雪太医可见是十分的忠心的,仍就提醒着皇上。

“公主也已经到了成亲的年纪,为何不同意招亲呢,这些昭书是公告天下的,到时候,全天下所有优秀的男人都会来参加,公主到时候,一定可以选一个如意夫君,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不跳字。丞相微微的蹙眉,望向孟千寻时,有些不解,实在想不通公主为何要这般的反对这件事情。

“你也别大惊小怪的,朕没事,咳,咳,只不过就是咳两声,最多就是染了风寒。”北尊大帝却是有些懊恼的望了他一眼,示意他住口。

这一刻,孟千寻的心中是感动的,这一刻孟千寻决定,不管他做过什么,她都不会怪他,不会生气。

“宝儿,你的娘亲在这儿?”夜无绝的眸子微沉,能够来这大殿之上的人,除了皇上,就是朝中的大朝,而且现在正是早朝的时间,其它的人是绝对不能闯入的。

“宝儿,你没有告诉他吗?”不跳字。孟冰微怔,随即也一脸错愕的望着宝儿,她以为宝儿已经将这件事情告诉夜无绝了,没有想到宝儿这丫头,竟然还瞒着夜无绝。

“哦,千寻事先的确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是进了城才知道的,而且,她一进皇宫后,便直接的去找皇兄了。”孟冰连声说道,也是不想夜无绝跟千寻之间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这个女子竟然就这么闯了进来?

皇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竟然发了这样的昭书,为千寻选驸马,这千寻明明已经是夜无绝的王妃了,而且他们都已经有了宝儿了,皇兄这不是胡闹吗?

这样的条件,自然每个人都敢想,敢去了。

孟冰这才想明白了这一点,“那我们就快点赶去北尊王朝吧,说不定很快就能够见到夜无绝了,到时候,你可以直接的跟着夜无绝离开,不用理会这件事,这是皇兄惹出来的事情,就该他自己解决。”

本来这一切就都是他算计好了的,到目前之止,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内。

他们经历过那样的磨难,所以更加的害怕。

而且,她就是要当着全朝的人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也好让父亲把这所谓的招亲的事情取消了。

孟冰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知道此刻再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便想要去抱宝儿,只是,一转身,却发现宝儿竟然不见了。

就在宝儿跑到水池边,开心的看着水池中各种各样的鱼儿,欢快的游来游去时,突然看到假山后面慢慢的走出一个男人。

那么,这个孩子会是谁?

夜无绝心中暗暗猜测着,但是一双眸子却是一直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不知为何,他感觉到一种十分强烈的不舍。

“你的娘亲?”夜无绝再次的愣住,她的娘亲?什么人可以带着一个孩子随便的进宫?

所以,他故意的岔开了话题。

“你说什么呢,不要命了,北尊王朝的公主你也敢诋毁,若是让人听到了,脑袋只怕都保不住了。”旁边的人小声的提醒着她。

“真的吗?还有这么一回事?这么说来,那个公主是真的了?”有人半信半疑。

每个国家,每个城镇,包括江湖上的很多人,都得知了那样的昭书,所以,年轻的男人,只要没有成亲的,有胆量,对自己有信心的,自然就都急急的向着北尊王朝赶去。

夜无绝的眉头微微的蹙起,神情间多了几分疑惑,这跟有没有正妃有什么关系,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去北尊王朝吗?

那话语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担心,显然是担心夜无绝会去,毕竟夜无绝太过优秀,若是他也去的话,他们的机会就小了很多。

那一刻,他真的怀疑自己的耳边出了问题,听错了,这,这怎么可能呀?

就在他转身离开后,他的脸色便瞬间的变了,阴沉中带着几分让人惊颤的冷冽,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无绝快速的离开了皇宫,直接的回到了王府,立刻便让人喊来了初也,他也确定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回主子,属下本来就正打算要向主子禀报这件事情的,昨天属下便得知了消息,只是,当时,属下也有些不敢相信,所以便亲自去确认、、、”初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开口说道,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小心。

想了想,侍卫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主子,这昭书是北尊王朝的皇上所发,已经传编天下,全天下各地的人都收到了消息,我们要如何的阻止?就算能阻止几个,也绝对阻止不了全部,也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关键呀。”

刘公子的唇角微扯,扯出一丝自大而得意的轻笑,显然对于自己的书童说的话极为的满意,本来他也没有把王公子放在眼里。

“王明,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公子脸上刚刚的得意瞬间的隐去,望向王明的眸子中多了几分狠绝,“你若是敢把这件事情给说出去,到时候,我会让你们王家彻底的消失。”

这一刻,这两个人偏偏碰在了夜无绝的抢口上,只能算他们倒霉。

“不会的,你爹爹不会出事的。”孟千寻对上宝儿那担心的眸子,心中一惊,快速的将宝儿抱进了怀里,低声安慰着,这话,是在安慰着宝儿,却也是在安慰着她。

却恰恰看到一群人,正围在前面,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是那种不由的自主的,来自内心的慌乱,甚至还多了几分害怕。

但是,她也明白,主子是真心喜欢梦小姐的,梦小姐的命,在主子的心中,比自己的更重要。

她不知道受了伤的夜无绝还能坚持多久,而且,若是侍卫赶来了,这件事情被皇上发现了,夜无绝会更麻烦。

刺客进宫肯定是有目的,到底要杀人?所以,这个问题是十分的关键。

他一脸惊颤的像要走向前,看个清楚,但是脚下去突然被什么拌了一下。

皇上眸子微沉。

但是,她知道,这一次事情揭露后,皇上就绝对不会原谅她了。

更何况,此刻惠妃还站在一边。

孟千寻听到她那声音,心中暗暗冷笑,这个女人,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装。

不知道,这个阴险的女人又想要做什么?

“千寻呀,你出嫁后,本宫好处没有见过你了,真的很想你,这样吧,三皇子去见皇上,你就跟本宫去惠兰宫,本宫跟你好好聊聊,本宫一直就喜欢你这孩子。”惠妃一脸慈爱的望着孟千寻,笑的特别的亲切,那声音也是特别的亲切,说的更是极为的动听。

希望皇浦拓可以帮的到她。

“这、、”梦啸天语结,不由的微微的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再次说道,“我不是没有办法才来找你的吗,你的办法向来最多,你说要怎么办,这次,我全听你的。”

“五皇子,你这是做什么?”孟千寻一脸不解的望着他,这个男人为何又突然的跑过来拦住了他们,刚刚她不是已经都把事情解释清楚了吗?

“你说谁是母夜叉呢?”突然,一道阴森森的声音从那人的背后传来,那人的身子猛然的一僵,顿时感觉到后背有些冰飕飕的。

“没有想到,这北尊王朝的皇上竟然这般的痴情,那么能够让他这般深爱的女人,一定十分美丽呀,这公主肯定也差不到那儿。”

所以,对于那昭书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初也听到夜无绝的话,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似乎还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双眸微抬,望了夜无绝一眼,然后又快速的垂下了眸子,那一刻,他的脸上明显的带着几分紧张与担心。

“我怎么样?宝儿是不是觉的我和蔼可亲?”然翁一脸期待的望向小丫头,脸上堆上自以为最和蔼的笑,诱哄着。

北尊大帝只是在逗着宝儿,听着宝儿的笑声,他的脸上的笑也是越来越浓,而孟千寻也是一脸轻笑望着面前的两人,心中是满满的感动。

“哈哈哈,你这丫头。”北尊大帝明白过她的意思,不由的大笑出声,倒也并没有在意她用美字来形容他。

最后,北尊大帝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望着宝儿不断的摇着头。

刚刚走过来的孟千寻听到她这话,愣住,唇角再次的狠狠的抽了几下,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小丫头才多大点呀,就想着要嫁人了。

“乖宝儿,等救醒了你的外婆,我们出去了,我们的宝儿长大后,外公会招集全天下所有的美人让我们的宝儿选。”北尊大帝的笑声虽然止住了,望向宝儿的眸子中却仍就满满的笑,而且更是一脸的纵容,那说出的话更是把孟千寻惊的目瞪口呆。

老人一向都有些深藏不露的感觉,但是此刻,不知道是被宝丫头逼急了,还是怎么着,神情间竟然带着那么几分炫耀的语气。

“哼,在我心中,我的外公美人就是最厉害的。不要。”小丫头的立场向来都是十分的坚定的。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